金刚经原文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知识

女兒念佛 瘋母生西

时间:2019-10-13 09:19:17     编辑:

  袁改,是陝西西安張家堡人,八、九年前是一家私營服裝店的老闆。雖然勤勞幸苦,掙了一些錢,但在九三年生了好幾場大病。在病苦當中,她深感了無生趣,毫無意義,心中只有空虛難耐。遂於西安市的臥龍禪寺,拜上智下正老法師為皈依師,成為一名居士

  智正法師對她說:“你年級也大了,學其他法門都不相應,唯有淨土一門萬修萬人去。淨土往生與否全憑信願,不憑別的。只要信願持名,必能往生。阿彌陀佛的萬德洪名是阿伽陀藥,只要聲聲皆從心裏起,便能身心俱蒙彌陀光明攝護而痊癒。此法門唯在專修,專念,專學···”

\

  袁改聽了回到家中,心中有了點依靠,便有一句沒一句的稱念“南無阿彌陀佛,南無阿彌陀佛···”三個月過後的某一天的夜裏,半夢半醒之間,突然覺其臥室無比寬大(就象一個大廣場),?那之間,袁居士看見了觀世音菩薩,菩薩是那麼的莊嚴慈悲,遠遠超過世上任何人的描畫。袁只是怔怔地望著菩薩連倒身禮拜都忘了。忽然菩薩對她招了招手,只覺得一種吸力使她騰空而上,來到了菩薩的手上。菩薩的手是那樣的柔軟,菩薩的蓮花目是那樣的慈愛與柔和。袁的身心被這種巨大的愛所浸潤,不由自主的不斷地頂禮,再頂禮,大滴的甘露灑在袁的身上,只覺得象電一樣從頭至腳,四肢百骸,如水銀瀉地一樣,無有阻礙。···

  當袁居士從床上坐起來的時候,只覺得象做了一場夢,而夢是這樣的美麗和真實,身心留下一種從未有過的寧靜。從此袁的世界大多了,再也不為自己的大脖子病,和幾種難治的婦科病所擾心。她說:“被阿彌陀佛所念的人是最幸福的,即是擁有億萬家財,卻不知念佛之尊貴,也是貧窮的可憐人。”幾年過去了,袁改居士的大脖子病和幾種婦科病都不治而愈,象換了一個人。走起路來渾身象裝滿了彈簧,內心充滿了被救度的幸福感,過著感恩念佛的生活

  九九年初, 袁改居士覺得越學佛越感覺自己的可鄙虛偽,連母親都不能親自照顧,產生了一種對自身的厭惡。於是,她毅然決定把送到瘋人院的母親接回家,袁居士的母親已經瘋了二十餘年,老人家的病也很嚴重,大小便失禁,每天從早罵人罵到晚,不知饑飽,不知冷暖,不知香臭,常常磕磕碰碰把自己弄傷。袁居士把母親接回家後,就把服裝店轉讓給了別人,成年累月地不出家門,一邊念佛一邊照顧她母親。

  每天要給母親換被褥床單,內衣內褲,還要餵飯喂水···每天袁居士要跪在阿彌陀佛的像前,懇切祈叮煅Y總喃喃地說道:“南無阿彌陀佛,唯願您無礙的慈悲之光也湣照在我母親的心上,讓她也業力消除,往生淨土。彌陀佛啊,母親在世上太苦了,活得沒有一點尊嚴,不如一隻動物,就象生活在活地獄當中;做為兒女沒有辦法為母親消一點點業,也沒有辦法分擔她老人家的苦,心裏只有悲哀呀。只有您的大願力才能使眾生離苦得樂,唯願這大力也能使我母親恢復清醒,念佛往生,南無阿彌陀佛,南無阿彌陀佛···”

  一年多過去了,去年(二000年)的正月初七的中午,袁改忽然聽到她母親在房子裏大聲地哭泣。袁母在病中只有罵人,從來沒有哭過。袁居士快步來到其母床前,看到她傷心地不斷用雙手拍打床沿,眼淚如滾珠一樣不斷湧出。袁改詫異地問:“媽媽,你別哭了!你怎麼了?”

  “你看看,你媽現在過的是啥日子?屎裏尿裏滾著過。孩子,你怎麼也老了?媽這是病了多久了?為什麼把我關在這屋裏,不送到醫院?你看你一天唱著過日子(指袁居士一天到晚出來進去,在母親耳邊唱念佛號),我卻在這裏過得什麼日子?···”袁母傷心地訴說著。

  袁改不由地和母親抱頭大哭。瘋了二十餘年的媽媽終於清醒了!但二十年物是人非,一時也難以給母親講清楚,這二十年發生了多少生離死別的事呀!雖然母親清醒了,又如何面對自己八十多歲的殘酷現實呢?袁也不由地悲從心起,抱著母親哭了許久。同時袁改的心裏也是感恩的,彌陀佛的力量是如此的不可思議,終於使母親清醒了。

  袁居士等母親平靜了,慢慢地給母親講阿彌陀佛的願力不虛:如何把她們母子的病都治好了;如何慈愛無限地為眾生建立了西方極樂的國土;如何把自己的功德願力,涵藏在六字名號當中,平等地佈施給任何有情,眾生稱念,必定往生的大利益等等,等等。

  袁母也深感佛陀的大恩真實無比,心中油然而生的歸命,使她和女兒爭著念佛。親戚朋友鄰居深感欣慰,也來觀看袁家的這個奇跡。袁母卻受不了這種熱鬧,躲在佛堂裏念佛,也許她老人家深深地覺得人世上沒有意思,無常迅速,無有快樂,真是“曾經滄海難為水”了,只有念佛往生西方才會有真實的生命可言。

  但是,到了第三天的中午(也就是正月初十),袁母只覺得疲憊不堪,便躺在床上念佛。袁居士聽到廚房的水開了,便起身來到廚房,再回來時,其母已安然離世了。袁居士很感動和詫異地自言自語說:“媽媽!你這麼快就走了!媽!你咋這麼快就走了?”因為袁居士的婆婆與老公公,臨終的時候,都有一段痛苦的時期。一口氣咽不下去,出氣多,入氣少,呻吟不止,不進飲食,有三天的,也有七天的。但象母親這樣的事是第一次見到。

\

  袁的親屬們也沒有準備,等買來壽衣、壽棺都到了第二天了。結果入殮的時候,其母依然身體柔軟。

  袁母往生的事情在張家堡周圍引起了人們的議論,人們最不可思議的是她的精神病因其女念阿彌陀佛祈抖谷蝗逍眩媸菑浲臃鸬拇笸窳λ隆

本文链接:女兒念佛 瘋母生西

上一篇:大安法师:六道轮回就是一个大梦

下一篇:大安法师:千万不要在家里杀生

推荐阅读

一个村娃的财富梦 一位出家人对朋友们好奇问 一个灵物 一个人最害怕什么 一休和珠光
金刚经原文网版权所有 |网站地图
浙ICP备15039727号-58